香草视频app下载地址

伊瑟尔王庭,西城门,风暴师攻城阵地。

二十三点五十分。

“尊敬的菲勒斯阁下,以克洛维王家军队的名义,我必须对贵方——裁决骑士团提出最正式的抗议!”

呛人的硝烟中,表情凝重到极点的法比安,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青年无比正色道。

被他称之为“菲勒斯”的年轻人看上去大约不到三十岁,浅灰色的外套上挂着一个不太显眼的银色秩序之环胸章;柔和的面部线条和浅浅的笑容,显得十分的平易近人。

大概是因为长得实在太不像一名裁决骑士,而是行政人员,律师或者自己过去的同行…以至于见到对方的第一时间,法比安就忍不住心生警惕。

“按照贵方最开始的承诺,如果最终确认求真修会和克洛维军队无法解决伊瑟尔精灵旧神派事件,裁决骑士团应该在二十七日前抵达,并在二十九日凌晨零时发起进攻。”

“现在是二十六日晚十一点五十分,距离约定的最后时限还有将近五十个小时,贵方现在展开军事行动,等于背弃了自己之前对克洛维王国及克洛维教会的全部承诺!”

保持冷漠的法比安刻意上前一步,将自己怀表的表盘展示给对方,用毫无起伏的语气沉声道:

“我要求贵方必须认真核实此事所造成的严重后果,以及对秩序教会和裁决骑士团信誉的沉重打击,将极大的动摇整个秩序世界对教会的信任!”

“长此以往,这种对公信力的损坏注定产生种种不可预知的负面影响,包括并不限于完全割裂各国与教会的有效沟通渠道;一旦无法立刻进行整改与弥补修复,将影响整个秩序世界乃至全世界的繁荣与稳定!”

话音落下,强作镇定的法比安鬓角划过一滴冷汗。

可爱少女初夏写真图片 与萌宠的清新画面很迷人

印象中这应该是他第一次和秩序教会,还是裁决骑士团正面接触;自己只是个连军团司令都不是的陆军中校,为了风暴师的利益不得不强硬起来,难免有些紧张。

但菲勒斯只是微笑。

他从挂着胸章的上衣兜掏出卷烟和火柴,很热情的递向法比安:“这是我上次去克洛维城出差,在腓特烈大街卖到的特产,据说里面加了某种能提神的烟草…要来了一根吗?”

“抱歉。”态度“强硬”的法比安抬手表示拒绝:

“我没有这方面的习惯。”

“啊,非常好的习惯!”菲勒斯眼睛一亮,抽出一支向法比安比划着苦笑道:“其实以前我也不抽的…味道又冲又呛,除了能暂时麻醉一下,对身体尤其是肺部和呼吸道完全没有任何好处。”

“但在我父母死在某个咒法师手里,而那个咒法师又是我亲弟弟,我又不得不亲手解决他之后…呵呵…就再也戒不掉了。”

法比安面无表情。

伴随着火柴划亮的火光,淡淡的烟雾在二人之间蔓延,青年的脸上露出了陶醉的神情。

“尊敬的法比安中校——如果我能这么称呼的话——您弄错了…呃…让我想想……”他皱着眉头,露出了深思的表情,然后“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

“啊!您弄错了至少三件事情。”

“首先,您误以为我们双方之间存在某种协议,但事实是没有。”

“没错,裁决骑士团的确收到了路德·弗朗茨总主教的信笺,并且由大团长以口信的方式做出了回复,表示我们在原则上愿意尊重和惨叫克洛维教区的意见——是‘尊重’,是‘参考’…不是遵守。”

“其次,您认为这会打击到秩序教会的权威——并不会,因为十三评议会摧毁了礼赞大教堂,从法理上说,这是再明确不过的‘侵略’行为,并且是超脱了世俗的信仰事务;如果教会毫无作为,那才会真正伤害到教会的权威!”

“尊后,您似乎认为我是来和您谈判,交涉的负责人……”

菲勒斯突然“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不…我不是来和您交涉的,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传令官而已,负责向贵方通知一件即将发生的事情,并且奉劝诸位尽快做好准备。”

“什么准备?”法比安的脸色有些难看。

年轻人的嘴角上扬,夹着卷烟的右手缓缓举过头顶。

“避免被误伤的…准备。”

误伤?

困惑的法比安下意识抬起头,顺着那指尖飘散着的烟雾的火光,望向漫天星空。

十月的伊瑟尔夜空远远要比克洛维的更加清澈,明亮;和一片黑暗的大地相比,漫天星辰的穹顶不仅美丽,更是梦幻;那璀璨的光辉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投影,而且是如此的触手可及。

前近卫军军官甚至想起了自己很小的时候,曾经跟随家人前往北港探亲;那是他第一次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天空都终日被浓雾笼罩。

满天星辰的穹顶和倒映着璀璨星光的大海,在尚且年幼的法比安内心埋下了深深地……

等一下!

法比安突然皱紧了眉头,眯起眼睛死死地望向那片星海,仿佛是儿时的记忆令自己产生了某种幻觉。

不,那不是幻觉…那里,那里的确有什么。

漆黑的穹顶中,隐隐约约能看到它的轮廓,正缓缓向这边靠近,看起来有点儿像一个特别、特别巨大、巨大的……

战舰?!

漂浮在天上…会飞的…战舰?!

法比安目瞪口呆。

伴随着那巨大黑影不断迫近,越来越多的风暴师官兵们注意到了天空中的“异常”…惊呼和骚动,不受控制的在攻城阵地上蔓延开来。

直至这一刻,此前所有对裁决骑士团的迷惑和不解统统有了“答案”;只是恍然大悟的得到的并不是惊喜,而是惊恐。

过了好久,终于克制住内心震惊的法比安低下头来,拼命克制着不断颤抖的身体望向对面的青年:

“那是…什么东西?!”

………………………

“空艇。”

紧紧盯着星空中那个小小的“黑点”,坐在窗前的精灵王伊戈尔·摩西菲尔德轻声道,放松的嘴角流露出十分自然的笑意:

“前‘真理会’最杰出的创意,圣艾萨克毕生心血‘蒸汽核心’的顶级衍生品,秩序教会最强大的战争机器之一;除了原本的学名,也被称为‘方舟’,‘云鲸’,‘穹顶圣所’,‘移动教廷’……”

“你好像很了解它。”

冰冷的话语声,打断了精灵王的自言自语。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的我还在骁龙城留学,有幸陪伴皇帝陛下迎接莅临皇宫的秩序教会使者,送几位通过选拔的裁决骑士前往教廷。”

精灵王缓缓回首,望向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科尔·多利安。

此时此刻的首席审判官显得十分狼狈——三角帽不翼而飞,湿透了的头发紧贴在头皮上,手套不见了,靴子连带裤腿和袜子少了一只;身上的黑风衣破破烂烂,像是刚从某个饿疯了的鬣狗嘴里抢救下来的。

他就一手斧枪,一手长矛的站在被自己一脚踹烂的大门前,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浑身脏得仿佛某个刚从屠宰场下班的临时工;滴滴哒哒的鲜血,在他脚下积成一片不大不小的“水洼”。

“没记错的话,当时的那艘空艇应该是‘蒸汽之锤’号,比这一艘还要稍微…大一点儿。”

微笑着的精灵王,用大拇指和食指间的间距向审判官比划着。

科尔·多利安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

他不是没想到裁决骑士团会临时反悔,但万万没想到这一切居然都是……

“居然都是计划好的…对吧?”精灵王从椅子上站起身,背对着彩色玻璃窗,和门外的科尔·多利安四目对视:

“尊敬的审判官阁下,虽然我不知道您究竟是为何才出现在这里的;但请您一定要相信,现在外面正在发生的一切,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禁卫军团全军覆没,忠于我的军队一个接着一个被你们克洛维人击溃,七城同盟倒戈,十三评议会迅速膨胀……”

“我…别无选择。”

“与其等到被克洛维人攻克王庭,签下丧权辱国的条约,从而让伊瑟尔精灵再次失去崛起的希望,彻底一蹶不振;我扪心自问…要怎么做,才能逼教会出面干涉这场战争?”

“因为帝国是不会插手的,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能牵制克洛维人的靶子,一个稍微有点儿实力的走狗;至于这个走狗暗中信秩序之环还是旧神,他们并不在乎。”

“但是秩序教会…你们…对这一点非常在乎,不是吗?”

“所以我做了一个小小的备选计划,在战线溃败之后,确保让仍忠于我的军队不会靠近王庭,再将十三评议会的军队放了进来。”

“而他们的愚蠢程度也的确让我所料…唯一的意外,大概就是芙莱娅了。”

精灵王淡淡的说道,眼神中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悲伤。

科尔紧皱着眉头,沉默了好久才忍不住开口道:“…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为什么……”精灵王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低声下气起来:

“尊敬的审判官阁下,从即日起,伊瑟尔精灵王国愿意重新信仰秩序之环,愿意让教会接管更多的世俗权力,推行更加严厉的信仰标准,接受审判庭和裁决骑士团的入驻……”

“我…伊戈尔·摩西菲尔德以生命和血脉向教会保证,只要我的家族仍然在统治伊瑟尔精灵,这个王国就永远不会违背教会的意志!”

“作为条…不,不是条件!只是一个请求,我乞求您,恳请您放过我最小的女儿——我知道她已经是一个很强大的施法者了,你们可以监禁她!把她关在某个永远与世隔绝的地方,或者用某种方式,让她不会变成教会的威胁…随您怎么做,但请务必饶她一命,因为她真的是无辜的!”

“尊敬的审判官阁下,可以答应一位父亲唯一的请求吗?”

………………………

零时十五分,空艇舰桥。

隔着玻璃窗,一个鬓角微微有些花白的中年人抽着烟斗,若有所思的望向脚下已经几近沦为废墟的伊瑟尔王庭。

“没想到…克洛维的军队居然真的停火了,看来菲勒斯爵士的谈判很有成效嘛。”

一位长相和菲勒斯酷似的年轻骑士走到中年人身后,嘴角也挂着与他相仿的笑意:“还是说,空艇对这帮克洛维乡巴佬造成的冲击感实在是太过强烈了?嗯…我倾向于后者。”

“你还真是不客气。”中年人忍不住苦笑一声,略带责备的瞥了眼年轻骑士:

“他可是你的兄长。”

“而他杀了我…或者说差点儿杀了我。”年轻骑士轻哼声,挺直的脖颈上露出了一道无比狰狞的伤口,和一个更加狰狞的金属脖环。

如果安森在这儿,大概能一眼认出这个东西和女审判官塞拉·维吉尔脖子上的“装饰”属于同款。

“杀你,是因为你罪有应得。”

“我也没有否认这一点啊。”年轻骑士耸耸肩,冲中年人露出了一个无比阳光的笑容:

“最重要的是他永远也不会知道我还活着,就像他从不知道除了‘藏污纳垢’的审判庭,‘光明正大’的裁决骑士团内,其实也有不少效忠秩序之环的施法者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我也一直很好奇,秩序教会究竟对旧神派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啊——明明所有的使徒和旧神派组织我们都一清二楚,甚至还和他们互有联络,但偏偏表面上却是不死不休的死敌,所以为什么……”

“作战部队准备好了吗?”

突然冷下脸来的中年人打断了滔滔不绝的年轻骑士。

“全都准备好了。”年轻人微微一笑:

“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的‘慈悲之心’号就能将整个伊瑟尔王庭除了大教堂之外全部区域,统统夷为平地。”

“不过说起来是不是有点儿讽刺啊——名字叫‘慈悲之心’,却偏偏拥有所有空艇中最强大的火力,这……”

“既然准备好了,那就动手吧。”中年人再次打断道:

“可不要让我失望啊,菲勒斯爵士。”

“绝不会让您失望的。”菲勒斯毕恭毕敬的躬身行礼:

“格拉德·曼弗雷德大团长!”

xiazaitxt